机器在进化为人类路途中发生了哪些趣事?

机器人历史

除了在电视或者是电影中发生的机器人场景能够被大家接受,否则大多数人都不相信他们有一天将会与机器人生活在一起。但是,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机器人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从技术上讲,我们已经遵守了机器规则。这一切都取决于我们如何定义它们。我们的交通控制系统,是给们制定规则的机器。它们帮助我们组织可能混乱的交通结构,提升道路和高速公路的效率、安全性和可用性。取决于我们如何弹性地定义机器人,复印机和咖啡壶,也可以被认为是专用的小机器人。它们可以做我们所能做到的事情,而且速度更快、更有效率、更具重复性,并且以自动化方式进行。

这些冰冷的,没有面部,非有机体机器不会威胁我们,尽管它们有时的确会带来不便。正如我们的社会在技术的发展下越来越拥抱机器为中心的系统,机器将呈现越来越多人的属性。这意味着机器人将尝试观看、行动,像人类一样同我们沟通。

但是,在机器成为人类道路上发生了有趣的事情。深埋在我们所有人心里的排斥情绪突然爆发出来,此时正处于明显机械和清晰人形之间的交叉点上。这种视觉上触发的效果称为“恐怖谷”,这一术语由Masahiro Mori教授基于弗洛伊德的概念在1970年提出。有趣的是,这种心理-身体-情绪的反应似乎是嵌入在我们身体中的一个遗传印记。

换句话说,机器人很明显是机器,不倾向于加害我们。同样,机器人也是非常人性化的,也不会威胁我们。但是,处于“恐怖谷”的机器人确实在排斥并恐吓我们。这是一个潜藏的生理反应,而非某个具体刺激。

本文探讨了恐怖谷现象,它如何表征,并列举一些历史上的机器人例子,以及这些机器人的情绪反应。这些机器人造型源自创造者们的想象,也基于他们试图模仿的一些情绪。

这不能简单的归结为追求美学。作为与人打交道的机器的设计者,重要的是确保人们接受他们日常生活中的机器人。例如,如果救援机器人恐吓儿童和其他人,那么这种机器人是不被认可的。服务机器人一般认为可能是有用的,但服务时需要与人交互,如东芝公司的通信机器人,在外形上也越来越类似于人类。

探索其源头

人们对这种恐怖谷效应的反应,已被证明是可重复的。事实上,其效果已被图示为一个数学函数。

机器在进化为人类路途中发生了哪些趣事?_ESMCOL_1

运动的存在锐化了恐怖谷的斜率

恐怖谷反应不只限于人类。该反应的进化链也已在使用猴子的实验中获得证实。对于这个看似我们体内遗传编码的响应已经引发了种种揣测。有人说这是为了防止类似但不同物种间的交|配。也有人说这是部分战斗/逃跑反应,提醒我们潜在的危险。其他人声称,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感觉,旨在保护自己免受疾病,它使我们回避可能携带疾病的有机体。还有人声称这来自遗传记忆,可追溯自线粒体DNA中的历史编码。无论其原始来源在哪,这种现象显然在反复出现。

恐怖谷可能不是纯粹的物理反应。视频游戏中的面孔还在被研究中,特别是人们对它们的如何反应。动画,比如孩子们喜欢的以及不喜欢的卡|通人物,已经能够证实这一点。这已经进入了潜意识领域,在较早的阶段为儿童创建角色以及虚拟朋友。

也千万别认为传媒集团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请注意一下卡|通、电影和动画的创作是如何专门设计为儿童喜欢的或害怕的角色。“可爱的因素”甚至从生命体延伸到无生命体。孩子们甚至是动物中大大的Rockwell一样的眼睛往往引发交感神经反应。机器也可以利用这些属性,以方便附着情绪。

另一面,静态机器人还没有跨越恐怖谷,也会唤起“害怕”反应。例如,一些设计试图在机器人中加入现实生活中的面部特征。即使不运动,看起来太过栩栩如生的机器人也会让人类感到不安。动作可以增强这种不安,尤其是如果它不那么流畅和自然。不过,滑稽的动作——如“星球大战”中C-3PO展现的夸张动作——实际上可以解除不安。

机器在进化为人类路途中发生了哪些趣事?_ESMCOL_2

机器人接待员Saya,由 Hiroshi Kobayashi 在东京科学大学创建的。

对机器的情感依恋

与恐怖谷相吻合的另外一个重要概念涉及到人类对无生命物体的沉迷现象。我们都听说过——甚至可能知道——有些人“爱上了”他们的汽车、手机、喜欢的视频游戏或摩托车。有些人认为他们的某些物品比其他人或者动物更值得付出心血。在某些情况下,人类可能与机器建立情绪和关系纽带。这在年轻一代更显而易见,特别是他们拥抱技术的狂热态度。未曾谋面的朋友们之间可以形成真正的情感,这种现象也被称为远程友谊。而机器仅仅是这些情感的顺沿对象。对某个技术设备充满迷恋,与喜欢上一个未知的陌生人在某种程度上是类似的。

这个概念对理解伴侣机器人很重要。人口已经开始老龄化,老人或患有某种形式的老年痴呆症患者可能受益于伴侣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对安慰和护理迅速响应,同时也非常友好并且不会带任何恐吓。

随着老人的数量超过年轻人,并且老人护理相关的成本逐年增长,采用伴侣机器人可能是一个不错的思路。这是机器人可能取代人类并完成相同工作职能的另外一个示例。

同样的道理,一些现代媒体已经预示了,我们非常接近于体验同机器人的情绪和身体关联。有一些文艺书籍和电影描写了机器人的情感,甚至它们也讨人喜欢。其它一些媒体则显示了伴侣机器人也可以充当事业合作伙伴。

在许多情况下,就像忠诚的狗一样,类似于阿西莫夫式的保镖/伴侣外形的机器人甚至可将小蒂米引离莱西的周围。但为了达到这一层次的信任、舒适和放松,我们必须了解并克服恐怖谷。否则至少对人类的感知来说,这些机器将保持冰冷以及没有灵魂。

机器人历史

回顾机器人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人类将他们既当朋友也当敌人。几个故事也揭示了人类如何预见机器人的使用和滥用,甚至一些机器人最终开始控制并消灭人类。当然,这些机器人的外观紧密契合人类对他们的态度。

最早的知名机器人出现在1956年的电影,“禁忌星球。”机器人罗比,这是一个机械与电的混合物。罗比是一个仆人机器人,也是一个科学家和他年轻漂亮女儿的保镖。

机器在进化为人类路途中发生了哪些趣事?_ESMCOL_3

机器人罗比

罗比没有脸部,属于人形结构,并且是不具威胁性的服务机器人。这类机器人处于恐怖谷的左侧,代表一定层度的舒适以及无危害。

另一个对人类无害的机器人是“星球大战”中著名的R2-D2。这个机器人与一个真正的类人体质机器人相差还很远。此外,R2-D2具有可辨识的眼睛,尽管它明显配备了一些传感器。

R2-D2往往也唤起观影人员的同情心。

机器在进化为人类路途中发生了哪些趣事?_ESMCOL_4

“星球大战”中的R2-D2是另一个非类人机器人,并且不会危害人。

以“星球大战”中另一个出名的C-3PO机器人为例,它是一个类人机器人,但因为不够坚决,尚不会引发人们对它的恐惧。它也处于离恐怖谷较远的位置,因此不会吓唬人类。

机器在进化为人类路途中发生了哪些趣事?_ESMCOL_5

“星球大战”中的C-3PO

随着机器人越来越像人类,恐怖谷开始出现。例如,电影系列“终结者”中非常有名的终结者T-800型101机器人具有人类骨骼的外型,并且很明显的集成了人形生理和解剖结构。此外,骷髅头的使用激发了人类根深蒂固的恐惧类潜意识。

机器在进化为人类路途中发生了哪些趣事?_ESMCOL_6

终结者

可以从两侧展示恐怖谷的最好的示例是“我,机器人”中渲染的面部机械构造。此影片中的机器人,平滑的轮廓和通用的表情可以几乎说是面无表情。但在一些场景,面部看起来很可怕,因为它显示出愤怒和狂暴属性。在其它时候,脸部舒缓并且镇静,观看者会表现出同情的心态。眼睛是人类对机器人如何反应的关键部件。

机器在进化为人类路途中发生了哪些趣事?_ESMCOL_7

“我,机器人”中的面部机械构造

也许人造生命体中最知名的代表是“星际迷航:下一代”中的上校。该机器人的人形外表和行为将它的人性跨越恐怖谷来到可爱区域,即使他看似冷酷无情。少校在电影中表现出纯真,好奇,甚至是孩子般的天真。

另一个需要注意的有趣点是,当人类接触到现实生活中改造后的人,他们可能会感觉恐惧和不安。许多假肢、机器人,或任何对人的改造,都可能引起类似反应。

机器在进化为人类路途中发生了哪些趣事?_ESMCOL_8

“星球大战:下一代”中的少校是由布伦特?斯派尔饰演的机器人

不断迁移的恐惧谷?

目前来说,大部分证实恐怖谷现象的示例都来自银幕,但是人类面对面接触更多的机器人只是时间问题。从装配线到现代儿童玩具设计,机器人已经占据了其中一角,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机器人应用将更加普遍。

跨行业机器人,如医疗保健、家庭联网、教育和制造,这类应用已经出现,但都是由这些机器的创造者来确保人类不会被他们的作品所打败。

随着时间的推移,机器人将无所不在,看看恐怖谷本身是否迁移将会非常有趣,或者是否总会存在一个阈值,在该阈值点人类无法接受某些机器人。

更多相关阅读

高带宽成为重要方向
随着云计算的出现,越来越...

人才鼎盛指望出口
在印度孟买附近的一个电子...

1M及1.6M进入大规模生...
5.25英寸软磁盘机的 ...